12月24、25日,郭德纲联合师兄陈少云、青年京剧演员鲁肃、陶阳等,在上海兰心大戏院连演两天,为现场观众演出了全本的麒派《四郎探母》和折子戏《失印救火》、《徐策跑城》、《打严嵩》。第一天郭德纲一人分饰两角,第二天又演出三折戏中的两场,作为酷爱京剧的郭德纲来说,首次在上海与麒派门人一起合作演出,可以说过足了戏瘾,观众也看的掌声、叫好声不断,在返场中甚至有观众大喊:“振兴京剧就靠郭德纲了”,听到此言的郭德纲连连摆手:“别别别,不敢当不敢当,我就是跟着起哄的”。

图片来自微博“老郭的小白背心”

京剧界名家辈出,“振兴京剧”这样的名头郭德纲的确是“不敢当”,但以其在相声界甚至演艺圈的影响力和市场号召力,愿意去做这样的事,最基本的原因大概就是出于热爱吧。说书唱戏说相声,是郭德纲的三大爱好,就像他费心尽力地打造了《相声有新人》这样一档节目,无论别人揣测他有着怎样的目的,最终普及扩展了相声艺术的影响力,让参赛者从业者实实在在地通过节目得到了实惠,也就是功德一件了。

熟悉德云社的观众应该知道,每到圣诞节前后,郭德纲还有一项重要活动,那就是“天价相声”。“从1800到8800,最高包桌8万8”每年的圣诞节,至去年为止,已经连续举办了七年的德云社“天价相声”都会引起不小的关注,虽然这并不只是演出一项的费用,还包括了五星级酒店的消费档次、宴席、抽奖等活动,包含了在特殊的日子、特殊的场合、一场特殊的演出的附加价值,但是不得不说,这种超高票价的相声专场,更包含了郭德纲不惜引起争议,只为使相声引起更多社会关注度的推广目的。而今年的圣诞节,郭德纲放弃了“天价相声”,却费神劳力地打造了两场比日常相声商演票价还要低廉的京剧演出,这也彰显了郭德纲对个人定位和商业演出布局的转变。

尤其是2018年以来,德云社不同梯队的相声商演渐成规模,郭德纲、岳云鹏各自领衔队伍横扫全国一线城市,全球巡演也是票房火爆。今年最新组合的“师徒父子相声大典”,在上海、北京、成都连演三场均是人数过万,创造了新的商演人数纪录,明年还将继续走向更多城市。第二梯队的张云雷、孟鹤堂等弟子,既有个人专场,又同时领衔三支“德云三宝”组合队伍,每到周末,我们都能看到德云社在国内最少都有两三场商演的消息。同时还保证了近十家小剧场每周六天的演出不间断。这也让郭德纲能够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做自己喜欢的事,比如唱戏。也许如今的郭德纲,已经不需要“天价相声”来为自己证明、为相声争气了。

2018年以来,郭德纲的事业也越来越得到公众和媒体的认可,尤其是德云社相声的全球巡演,多次被人民网、新华网等媒体报道称赞,而郭德纲正式拜师赵麟童成为京剧麒派传人,也获得了业内称赞和认可。12月30日,郭德纲作为特邀演员,将与国内各流派著名京剧名家、传人共聚人民大会堂,上演2019年“京剧名家名段北京新年演唱会”,为观众带来久不见于舞台的南派京剧独有剧目《刘墉下山东》。隔天的31日,德云社五场跨年相声专场将分别在北京(郭德纲)、天津(孟鹤堂)、青岛(张云雷)、重庆(岳云鹏)、厦门(张鹤伦)五个城市同时上演,百年相声,未有如此盛事。

不可否认,郭德纲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,就像他当初推出的天价相声一样,面对不解和责难,他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:“话又说回来,如果到处都有德云社这样的团体,有郭德纲这样的演员,出门就能看到,买张票就能看到爱看的相声,又何必都堵着德云社门口“骂街”呢?这其实是给整个行业提出了要求。”无论是相声还是京剧,在郭德纲这里都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不管别人怎么说,“先把买卖开起来”,比起打嘴仗,开大会,先把事情做起来才是首要的。实践才能出真知,实践也证明了,十多年过去了,“李德纲、王德纲”们还是没有出现,不得不说这也是郭德纲的一个遗憾。

首页社会